.
本联营所林笑云律师提案二 提请司法部就内地律所与港澳律所合伙联营制定规章,进一步开放港澳律师在内地的执业许可
来源: | 作者:zlflawoffice | 发布时间: 2019-03-15 | 220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年两会期间,澳门特别行政区全国人大代表、中银-力图-方氏(横琴)联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林笑云律师提交关于提请司法部就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制定规章,进一步开放港澳律师在内地的执业许可的立法建议。

林笑云律师


2019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公布。《规划纲要》提出,“加强法律事务合作”,“加快法律服务业发展,鼓励支持法律服务机构为‘一带一路'建设和内地企业走出去提供服务,深化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试点,研究港澳律师在珠三角九市执业资质和业务范围问题。”《规划纲要》的颁布为港澳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拓展大湾区业务、参与大湾区建设提供了重要依据。在原有制度和实践基础上,进一步深化改革,为港澳律师事务所及律师服务大湾区及国家发展创造了必要条件。


一、建议司法部就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制定规章


根据国务院批准的内地与香港(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CEPA补充协议八,CEPA关于内地在广东与香港(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CEPA服务贸易协议》和《司法部关于同意在广东省开展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试点工作的批复》,港澳律师事务所在内地提供法律服务不断拓展,在此过程中,广东省实际上承担了在CEPA框架下就内地与港澳律师业合作进行先行先试的作用。从允许港澳律师事务所在广东设立代表处,到允许取得内地律师资格的港澳居民在内地从事法律职业,从允许港澳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合同联营”,到允许港澳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广东省为探索和深化内地与港澳的律师业合作开辟了先河,积累了宝贵经验。


根据2014年1月27日《司法部关于同意在广东省开展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试点工作的批复》,广东省司法厅于2014年8月4日发布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的试行办法》,当时试点的地区仅限于深圳前海、广州南沙和珠海横琴三地;该办法后于2016年进行了修订,试点地区扩大到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全市。因应国务院进一步扩大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设立范围的要求,广东省司法厅目前正在着手对上述《试行办法》进行再次修订,拟将试点的地区扩展到广东省全境。


以广东省先行先试的经验为借鉴,上海市也为此进行了探索,于2018年12月1日施行了《关于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本市开展合伙联营试点工作的实施办法(试行)》。


2018年5月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第四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的通知》(国发(2018)12号),将“扩大内地与港澳合伙型联营律师事务所设立范围”列为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的改革事项。随后,2018年12月14日,商务部与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通过换文对《CEPA服务贸易协议》进行了修订,将内地与港澳合伙型联营律师事务所的设立范围扩大到全国,自2019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


基于此,司法部于2019年1月16日下发了《关于扩大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地域范围的通知(司发通(2019)10号)》,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法局参照广东、上海合伙联营实施办法,抓紧制定本省(区、市)开展律所合伙联营的实施办法。


林笑云律师建议,由司法部统一制定内地律师事务所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的实施办法(或“管理办法”)。理由如下:


1.司法部职责和职权所在。司法部是我国最高司法行政机关,承担指导监督律师工作的法定责任,同时具有规章制定权。我国《立法法》第80条规定:“国务院各部、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审计署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可以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规章。


2.由司法部统一制定规章便于统一规则,且节约立法资源。既然修订后的《CEPA服务贸易协议》将内地与港澳合伙型联营律师事务所的设立范围扩大到全国,其实施办法(管理办法)应由全国統一制定规则为宜。而司法部作为拥有规章制定权的,我国的最高司法行政机关,对此责无旁贷。由各地参照广东、上海做法各自制定合伙联营实施办法,既无必要,也造成立法资源的浪费。


实际上,从上海市《关于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本市开展合伙联营试点工作的实施办法(试行)》来看,不管其体例还是条款内容,都与《广东省司法厅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试行办法》如出一辙。


3.国务院的明确分工要求。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第四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的通知》,附件所列《自由贸易试验区第四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任务分工表》所列“改革事项:扩大内地与港澳合伙型联营律师事务所设立范围”,其“推广范围”是“全国”,而“负责单位”正是“司法部”。


4.有之前经验可循。《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联营管理办法》(也称为合同联营”,2003年颁布,目前经过五次修正)就是由司法部制定的。而该“合同联营”管理办法第3条明确规定:“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联营,不得采取合伙型联营和法人型联营。“


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联营期间,双方的法律地位、名称和财务应当保持独立,各自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均属“联营”方式,一方为“合同联营”(排斥合伙制),一方为“合伙联营”,两种联营方式并列,具有相同的法律地位,只是组织和责任形式不同而已,既然“合同联营”管理办法由司法部统一制定,“合伙联营”管理办法亦应由司法部统一制定,也可避免各地在制定规则时出现不一致的情况。


二、建议允许联营律师事务所能以自身名义聘用内地律师


依据2016年修订的《广东省司法厅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的试行办法》规定,联营所需要通过派驻方式进入联营所办公,而非聘用的方式。2018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进一步深化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安案的通知》(国发(2018)13号)第17条规定了:“允许自贸试验区港澳与内地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以本所名义聘用港澳律师。”至此,联营律师事务所可以以自身名义聘用港澳律师,但并不能直接聘用内地律师。《广东省司法厅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的试行办法》第九条第二款规定:“联营各方派驻律师的执业经历不得少于3年”,且派驻程序比较复杂,需时较长,严重阻碍了联营所内地业务的发展。因此,建议能够允许联营所能以自身的名义聘用内地律师,推进联营律师事务所全方位迅速发展。


鉴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深化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试点,研究港澳律师在珠三角九市执业资质和业务范围问题”,上述建议可在珠三角九市率先试点。